「蔡骐」新视野与青年亚文化研究(中)-

编者按:青年亚文化研究是青年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实生活中,青年亚文化以多元、多样的具体形态在青年的生活中萌发、演化。随着一茬茬青年的成长,青年亚文化始终处于变动不居的发展演化过程之中。因此,要准确把握青年亚文化众声喧哗背后的精神内核,人们就必须对青年亚文化的具体形态和过程进行持续、深入的研究,在准确把握其现状的基础上,“深入理解其间的文化选择和文化创造,洞悉其间的文化矛盾和文化危机”(陆玉林 )。这是一项长期、艰苦的工作!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马中红教授及其团队近年来持续跟踪研究青少年网络流行文化等,努力把握当下青年亚文化的深层脉动,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其研究成果及其深耕钻研的精神,值得当今中国青年研究界同仁尊敬、学习和借鉴。为此,本刊本期邀请陆玉林、蔡骐、黄洪基等学者以评点马中红团队近期的部分研究成果为切入口,深入探讨推进青年文化研究的方略。

原文刊发《青年学报》2017第3期,已获该刊授权

二、 全球化进程与青年亚文化的共性及差异

贝斯利认为,一个被信息技术、媒介、服务行业而不是被旧制造业赋予特征的全球化社会是影响当下青年亚文化生产和传播的重要特征。毫无疑问,今天的青年亚文化在全球化进程中模糊了建立在不同现实区隔基础上的特征而具有某种共性,它仿佛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紧密而同一化了。但是,全球化又“并非是一个席卷万物、 消弭一切差异的系统性过程, 而是通过‘特殊性’来发挥作用——缅怀某些特殊的空间、 特殊的族裔,想方设法唤醒自己的特殊身份,诸如此类”。

可见,多元的青年亚文化之间固有的差异在全球化进程中反而有可能借助新媒介技术而更为突出,这个“紧密而同一化”的世界实际上又因内部的差异性而显示出多样化的特征。就青年亚文化的共性而言,可以从其象征性的“反叛”和消费主义的“收编”两个维度进行分析:

首先,青年亚文化通过同具后现代风格的多元化“符号”来表达象征性的反叛。在麦克卢比看来,成长于新媒介时代的青年亚文化族群“对表层的关注越来越彰显,意义被炫示为一种有意为之的表层现象”,由此产生的无深度的、去中心化的视觉文化构成了一个海德格尔所说的“世界图像时代”,青少年无可争议地成为其中最具创造性和活力的群体。

网络表情尤其是糅合了多元符号的视频表情,由于具有易于全球化传播的潜在优势,成为“图像时代”中青少年最青睐的沟通媒介之一。如果单纯就具有奇异的、狂欢的视觉感官刺激与具有无限创造可能和解读空间的视频表情来说,青少年所表达的对自我身份认同的快感和对群体创造的归属感还只是它的“能指”,它通过消解经典文本和打破线性叙事所体现出的青少年对于权威话语的象征性反叛才是其第二层次的“所指”。

其次,消费主义的“收编”总是与已形成自己风格的青年亚文化如影随形。我们不难发现,青少年不仅是视频表情的创造者和传播者,还转而成为了它的消费者——他们乐此不疲地开始利用商家推出的表情生成器来创造各类表情,还沾沾自喜于自己拥有了“绝对”的权威。实际上,正是新媒介对青少年的赋权使他们产生了一种在象征性的反叛中获得权力的错觉,甚至在其建构的文化资本和价值被消费主义无情“收编”后还恍然未觉,这仿佛成为了青年亚文化注定的归宿。

这正如赫伯迪格所言:“各种青年亚文化风格在一开始时可能会发出一些象征性的挑战,但是它们最后必定是以确定一系列新的准则,产生一些新的商品、新的工业或是使一些旧的商品和旧工业重新焕发活力而告终。”面对强势的消费主义,我们不得不承认斯道雷关于“我们生产文化,我们同时被文化生产”的观点。

但是,青年亚文化在面对消费主义时真的如赫伯迪格所说的那样只能狼狈地溃退吗? 在新媒介语境下,尽管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前所未有的复杂,但可以肯定的是,赫伯迪格口中“生死对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因为在今天,消费主义给青年亚文化带来残酷挑战的同时,也带来了无限的机遇。一方面,正如前文所述,青年亚文化会主动张开双臂拥抱消费主义,在商业化过程中努力争取自己最广阔的生存空间和最大化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消费主义对青年亚文化也具有激发和形塑的作用,它“使亚文化意义得以更广泛的认同和传播”,它甚至会“有意识的迎合、培植、推动亚文化的生成和发展”来谋求自己的利益。

就青年亚文化的差异而言,我们可以从历时性和共时性两个维度来进行分析。

首先,从历时性的层面来看,不同民族和国家历史文化的差异使青年亚文化的内涵具有鲜明的本土性特征。以中国的青少年为例,他们在以集体主义为主导价值观的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浸润下,表现出一种对传统文化和集体主义的偏好,在网络上或仿照中国的诗词歌赋创造充满古韵风情的原创歌曲,或通过对历史文化的挪用创造出充满侠义情怀的江湖世界,利用“古风歌曲”和“网络武侠小说”进行相对温和的抵抗。反观以个人主义为文化核心的美国,他们的青少年亚文化则更加张扬个性并更具颠覆性意味。

其次,从共时性的层面来看,当下的全球化进程“既可强化本土文化, 又可破坏本土文化”。青年亚文化的本土性并非是固定不变的,一方面, 在全球化进程中它通过对外来文化本土化而不断进行自我完善,壮大自身力量。比如,帝吧屡次出征脸书(Facebook)其实是一种具有一定本土性特征的中国青年亚文化现象,是一种网络民族主义的体现,青少年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主动承担起对国家的责任感。有研究显示,在近几年帝吧出征的人群中,留学生和海外华人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重,正是全球化拓展了文化的边界,让他们可以和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进行交流,再以更加自信和友善的心态与更加理性和文明的方式传达自己的家国情怀,赢得公众的接受和社会的认可,进而实现了对本土青年亚文化的强化。另一方面,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又为本土青年亚文化遭受破坏提供了可能性。比如萨义德提出的后殖民主义理论就指出,“直接的控制已经基本结束,但是帝国主义像过去一样在文化领域继续存在。”又比如,全球化带来的文化融合的趋势也正在消弭着不同文化空间里青年亚文化的差异性,使它趋于同一化。

毫无疑问,在一个全球化的社会里,世界各国的青年亚文化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它催生了青年亚文化的共性,但却永远无法抹杀基于不同历史文化和意识形态的青年亚文化的差异性。诚如萨义德所言:“文化与文化总是彼此牵连,谁都不能‘独善其身’。一切文化都是混血的、异质的、独特的、多元的。”(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网络)

蔡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化与传播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传播与文化及电视研究,著有《媒介竞争与媒介文化》《大众传播时代的青少年亚文化》《大众传播中的粉丝现象研究》等,在媒介与青少年亚文化研究领域成果丰厚,发表《对网络恶搞文化的反思》《网络虚拟社区中的圈子文化》《网络虚拟社区中的小清新亚文化》《框架分析视角下的粉丝报道研究》《SNS网络社区中的亚文化传播——以豆瓣网为例进行分析》《当下青少年“粉丝”现状调研分析》等多篇论文。

END

本篇内容由新媒介青年文化创作

授权转载及合作请留言

投稿邮箱:mycswx@163.com

热门推荐